揭露于阳光底下,模特联盟倡导

作者: 模特新闻  发布:2019-10-10

  导语:自去年 #Metoo 运动兴起以来,时尚行业处于性骚扰风波中心,不断被曝光的性侵案件让事态越显严重,模特维权意识越发高涨,但有人认为,光是曝光指控是远远不够的。(转自:好奇心日报)

潜规则这桩事几乎从好莱坞诞生之日起就存在,而对此心照不宣地保持沉默也同样悠久。对于女演员来说,说出自己被骚扰的经历,其风险是完全可以预料的:失去工作。沉默规则保护了很多娱乐圈“大人物”的恶行。这次,由温斯坦性侵丑闻而引发的一系列反性侵活动,使得沉默终于被打破,各种“职场潜规则”无形暴露于阳光底下,赤裸裸的。▼

  就在本周三,模特联盟(Model Alliance)宣布启动“尊重”计划(Respect Program),在其 5 月 16 日官网发布的公开信上,它写道,“在工作时,我们的权利应确保被尊重,而公司和高管们对此负有很大的责任,但他们经常是把性侵犯事件当作公关需要来处理,而不是把侵犯人权当作需要被纠正的行为。高谈阔论的标准没有得到真正的执行,是不起作用的。”

就在前天下午韩星赵在铉发表道歉信,承认对他的性骚扰指控并表示向所有的受害者道歉。在道歉信中,他表示第一次听说此事以为是“被陷害”,后因想起自己过去30犯下的错误和失误,他深感自己是一个罪人,他愿意向所有受害者低头道歉。并在道歉信最后表示,他从今天开始会抱着向受害者们赎罪的心情反思自己以往的人生。▼

图片 1

每次性骚扰、性侵等丑闻的爆出,女性纷纷站出来,道歉便成了一个作恶者的必然做的事情。且不论此做法是否能阻止此行为的再次发生,单单从道貌岸然的、原形毕露的、虚伪的、傲慢的所谓“道歉”,就让无数伪君子现了原形。

  The Respect Program 公开信 Photo: Models Alliance

就如2017年被爆出骚扰者的哈维·温斯坦陈述的:“我成长与20世纪60和70年代,那时关于行为和职场的规则与现在截然不同。这是那时的文化”。那种无可救药的傲慢、畸形自恋,或许是因为其社会地位的位高权重,以至于他们自认为可以随心所欲。这些道歉的共同特征都是以“我”为中心。▼

  目前,有 Karen Elson、Doutzen Kroes、Teddy Quinlivan、Nathalia Novaes、Milla Jovovich 等超过 100 位职业模特在该公开信上签名,这是“一个由模特自发推动、基于实现真正改变的承诺的项目。”

在这种种拙劣的道歉表演,我们不禁想:道歉之后呢?这些骚扰者到底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显然简单的道歉行为不是阻止性骚扰行为再次发生的有效途径。我们应该思考的,不是如何消除一个坏人,阻止一件罪恶的发生,而是如何从根本上消除旧有观念、体制,创造一种新体制替代它。▼

  对此,“尊重”计划将要求品牌、模特机构以及媒体签署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以制止性骚扰事件再发生,创建一个互相尊重的环境——在过去一年里,像 Mario Testino、Bruce Weber、Terry Richardson 等著名时尚摄影师接连被指控性骚扰,因此,关于模特的工作环境和权益问题,在行业内引发热议。

反性侵——我们一直再努力

  具体地讲,模特联盟要求行业实行一套强有力的行为规则。协议包含一系列保护措施:禁止任何性骚扰和性侵犯,确保模特不会在未经事先同意的情况下被要求裸露拍摄,保护未成年模特。他们还为提出控诉的模特设立了保密安全的申诉程序,为担心被报复的模特提供保护。

《TIME》特别回顾了过去一整年的新闻事件,自从一月起,关于女性遭受性骚扰和性侵事件陆续登上新闻版面,震惊国际版面,一步步从Hollywood娱乐圈延烧至体坛以及政商各界,甚至席卷全球。▼

  根据说明,“如果摄影师或有关机构严重或一再违反守则,那么出版公司和时装品牌将被要求不再与该人合作,参与此项目的时装品牌和出版公司将优先考虑其他签署协议的参与者。” 同时,它还强调,为了减少滥用模特的可能性,参与的企业要确保模特能及时获得工作报酬,保证工资扣减情况具有透明度,而且模特的收入不会因不合理的费用而减少。

#MeToo反性侵运动

  另外,模特联盟将推行专门的培训课程,进一步教育行业的有关人员如何为模特提供安全的工作空间,其中不仅会围绕性侵犯问题,还会突出模特的营养健康标准等议题。

#MeToo 反性侵运动起源于去年10月初,《纽约日报》曝光的哈维·温斯坦的性侵丑闻,随后美国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在推特上写道:“如果所有被性骚扰或侵犯过的女性都能发一条 Me Too 标签的状态,那么人们或许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这是一则全方位的模特保护协议,模特联盟对此的定位是,为实现真正改变而提供的一幅蓝图,它强调公正、有执行力,流于表面的监督和实践没有任何意义。

此后,# MeToo成了一个反性骚扰的标签,在美国掀起了一场反性骚扰的社会运动,期间不断爆出包括《纸牌屋》男主角凯文·斯佩西在内的一大批影视界重量级人物都涉及性侵丑闻。▼

图片 2

凯文·斯佩西也因性侵丑闻遭封杀,美国视频公司宣布称只要有斯佩西参演,Netflix就不会参与新一季《纸牌屋》的制作。

  模特拍摄工作现场 Photo: Glamour

越来越多人借由这场运动发声反抗,成为了勇敢的“打破沉默者”,而“#MeToo”则是所有人团结一致的标签。TA们发动了这场拒绝强权、拒绝性别暴力的社会革命,并且每天都在积聚起更大的力量。

  Sara Ziff,模特联盟组织的领导者,她表示,“这一项目为处理那些侵犯指控建立了一个有序公平的程序。这个体系对模特、摄影师和机构,以及每一家想做正确事情的公司,都是有利的。唯一不受益的是骚扰者自己。” 她还说道,“模特联盟真正地表现了对被滥用的模特的担忧,更重要的是,它拥有双重结构以便用公正的态度和程序来受理申诉。”

Time'sUp——#MeToo反性侵运动的不断延伸

  在过去几个月里,Sara Ziff 已经会见了不同的相关利益者,包括 IMG 模特公司,The Society、Elite Worldwide 以及 DNA 等模特管理公司,据 Ziff 的说法,他们的回应很积极。为了得到更多的反馈,一个由第三方独立监督的标准委员会正在建立,签署协议的公司也将在该委员会中有发言权。

Time'sUp是在《纽约时报》刊登了关于哈维·温斯坦的性骚扰新闻后组织起来的,由好莱坞超过300多名重量级的女演员、编剧、导演、制片人以及娱乐界的高管联合发起,活动最早是在1月1日由当初揭露哈维性侵案的《纽约时报》所刊登的一封公开信件所发起,该信件上有Natalie Portman、Reese Witherspoon、Emma Stone、影集《丑闻》女主角Kerry Washington等多位女星的签名联署,而她们也利用自己的平台公开响应。▼

  Suzanne Goldberg,为此次“尊重”计划提供咨询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她在一份官方声明中提到,“在好莱坞、新闻媒体和制造业中,那些被揭露有侵犯行为的公司其实已经制定了几十年的规则,但骚扰仍在继续。我们从这一经验中可以发现,自愿的标准和公司的自我监督是行不通的。真正的变革需要强制执行的标准和独立的监督。”

Time'sUp是#MeToo之后又一场抵制性骚扰的大规模行动,不过它有着更为详实的计划帮助把抵制性骚扰落到实处.它的计划主要包括四个方面:通过基金为受到性侵犯或性骚扰的男女提供法律环节的帮助、阻止企业用保密协议封住员工的指控、推动性别平等以及呼吁明星在今年的金球奖颁奖典礼上穿着黑衣。▼

  网上曝光出来的一连串侵犯者名单是许多人再熟悉不过的,#Metoo 似乎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得更为火热,当模特在社媒上突然跳出指控某人曾骚扰或侵犯自己,问题也开始凸显,这真的有用吗?或者,更犀利地讲,这是真的吗?

“这是关于团结的时刻,而不关于时尚。”Time's Up的成员、女演员伊娃·朗格利亚说。她表示绝大多数联系到的女星都同意会身着黑衣。

  对此,Sara Ziff 表示,“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下去。这对那些被错误指控的人是不公平的。他们应该得到正当程序处理。”她还补充道,“仅仅是解雇一个侵犯者是不够的。结束骚扰需要一个全面的解决办法。“

Time'sUp的基金募集于2017年12月20日发起,目标为1500万美元。基金会由为女性争夺平等权益的National Women’s Law Center管理,通过基金为受到性侵犯或性骚扰的男女提供法律环节的帮助。

  她认为,时尚行业的结构比较特殊,大多数是自由职业者在一个没有 HR 部门的行业工作。坦率地说,模特机构公司没有能力单独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正在提供技术和基础设施支持,为每一个参与者营造更安全的工作环境。”

就像活动图片标语上写着:“是时候停止沉默。是时候停止等待。是时候停止忍受歧视、骚扰和滥权了。“”▼

  关于模特联盟(Model Alliance),是 Sara Ziff 在 2012 年成立的组织,它创建的意义在于帮助模特发声,并且通过政策倡议、运动等形式,推动时尚行业系统更加完善 。2017 年,它与纽约女议员 Nily Rozic 共同合作,致力于在立法中引入了一项新法律——“模特骚扰保护法”,目前该法律还未有定论。如果成功的话,这将是模特联盟第二次帮助推行有利于模特的法律——2013 年,纽约市通过了一项法律,将18 岁以下的模特定义为儿童模特,并给予他们更好的劳工保护。

模特性骚扰保护法

温斯坦的性侵案件,让人惊讶演艺圈有多么的黑暗,以及一众女星所受的苦。不过,受害者又岂止她们呢?模特儿,一个长期遭受性骚扰的职业。于是在2017年10月纽约议员Nily Rozic宣布,将与组织The Model Alliance合作,并推出新法案「The Models’Harassment Protection」。▼

Model Alliance组织创办人Sara Ziff指出,在模特行业中,以工作为名,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模特经常被要求裸体,强迫他们屈服,这种恶性在业内相当普遍。▼

本文由冠亚体育娱乐发布于模特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揭露于阳光底下,模特联盟倡导

关键词:

上一篇:力挽狂澜,Airbnb推出全新品牌字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