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压抑的电影呀

作者: 冠亚体育娱乐  发布:2019-09-14

昨天晚上看了霸王别姬,今天又在豆瓣上看了看别人的评论,心中难以平复。在这絮叨絮叨。
从来都觉得,写评论最下等是列点的,哪儿有笑点,爆点,尿点。中等是摆线的,以此片为例,列得出蝶衣的性别认同,小楼的性格圆滑的过程,四爷对蝶衣爱的累加,这都是线索。一般美剧都有3至4条线,第一条是主案件,第二条可能是主脚的感情波澜,第三条是配叫的感情波澜。最上等是能统观一众线索,扬撒不乱的,而能做到这样的电影本来少,看得出来得用心研究。

今天说霸王别姬,但我并不想大谈段小楼和程蝶衣的爱情。那本也不该称之为爱情。那是被时代洪流颠沛的人们哄自己的一个凉薄玩笑,那是相依为命。

我只看了一遍,就列一些有意思的点,娱乐大众,大家捧个笑场就得了。

小豆子被卖进戏园子伊始,娘的一刀,剁开骨血,如诸多书评所述,似一种阉割,斩断了他对自己真正性别的认知。而在我看来还有一层。这一刀的狠,未尝不如风筝断线,渡鸦倾巢,小豆子从此飘萍无根,孤苦无依。

第一,黄磊演了个窜吧菊仙跳楼的混混儿。正脸都没个,发了个声音才确定是他。那个角儿不是龙套出生,正要成角儿,得挨多少打。
第二,小楼拍自个儿砖很有意思,印象中拍了三次,他就是个犊子性格,猛烈的刺激能让他忽然爆发力挽狂澜,而长久的折磨中却他表现出的只有怯懦。
第三,巩俐年轻时真是无敌美貌,但有个小习惯,笑得时候最会向右下角咧一下,甚是羞涩真实,哎呦妈呀,我个姑娘都被她迷得团团转。
第四,我是阴谋论者,对于此片是陈凯歌他爹导的深信不疑。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之后的急转而下呀。
第五,此片两位女主可都是完人。特别是菊仙。骗婚,和四爷打情感牌救蝶衣,最后尽然都懦弱的接受有蝶衣存在的三人情感,以及完全对小楼的事业没任何要求。
第六,小豆子的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是他娘,烟瘾犯了叫娘,写信也是烧给娘,说还是老样子,和师兄唱戏。好伤感。
嗯。

登场时的小豆子,委实没什么有说服力的活下去的理由。天地浩大没有他的一席容身。旧中国的人命贱,贱所以多,李碧华的走笔朦胧迷醉,纸上世界里的人更蜂拥如荒河。然而这么多的人,没有一个是和小豆子有关系的,普天之下敷衍人的活着的根由,没有一样是适用于小豆子的。他若就这样熬,怕熬几年,就要像他练功苦时自己哭哀哀的那样:“娘呀,你叫我死了吧!”一头了结了。

但小豆子有小石头,终究便没了结。书里、书外的观众老爷们,对小石头——段小楼的评价一向不甚好,客观地看,他也确实不好。不说硬件,他和小豆子一样穷,骨子里又偏偏占尽了糊涂鲁莽,即便抛开性别的僭越,他也难说是一个好托付。

但只一样——小豆子没得选。

小豆子但凡若不是小豆子,不生在那个时代,没那样可怜的命运,能谋一条自己的生路;或就被养在窑子里,至少娘在;或哪怕被卖了,不是进戏园子,跟了一个制药师父、补鞋匠,不会有人天天逼着他背“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此生都想不到去纠结什么性别,更何谈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

他对师哥的迷恋,终究不能说是理智的、清醒的、平等的、自主选择的爱情,而是隆冬里的小炉,终夜外的破晓,落水之人抓救命的稻草。他后来是角儿了,是程蝶衣,但对师哥的感情终生停留在了小豆子:相依为命。

他俩拆伙的时候,程蝶衣就像没了命,他吃烟,他嗓子都废了,动似走肉,静如尸白,可不是说他活不下去了么?等师父一声震怒,要他俩一个月内再组班子,他的精气神儿,他的魂儿方才肯悠悠地归来。

这与其说是爱,更应道是痴:知不可为,然生死不改。

相比这种很难称其为爱情的爱情,我的重点更在程蝶衣本身,和他的嫉妒。

嫉妒谁呢?嫉妒菊仙,风尘烈女,绝代佳人。这种嫉妒是不该的。一来,菊仙很好,是一个好姑娘。二来,程蝶衣却比她更好。假使不看第三方:段小楼的眼光,嫉妒本是不会对不如自己的对象生发的。偏生菊仙讨得名分,做了段小楼的妻。于是温香软玉,一旦妒意失衡,也作杀人刀,也作修罗血。

我印象深刻的一段,小豆子和小石头过年去逛街,小石头看到一把宝剑,说配上霸王一定很霸气,小豆子就说,我将来准给师哥买。(这里,我觉得还有另一重引申。小豆子的愿望是攒出只属于自己的头面戏衣,因租来的脏,他师哥却哪怕是戏言也从未说过“我给你买”。程蝶衣一生都在为了段小楼牺牲,大抵于此已可以见端倪。)小石头倒没有放在心上。日后他俩成了角儿,那铺子却没了,那宝剑不知上哪儿找去。程蝶衣记挂这事。直至戏霸袁四爷请他到府上“走走戏”——我看时就想,程蝶衣真不知这一去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事儿吗?他分明知道,不然怎至于“豁出去给你看!”只是段小楼已开罪了袁四爷,他更得舍袁四爷这个脸,这是第一重身不由己;到府上,见了宝剑,又添了第二重身不由己。袁四爷明码标价的交易他怎么推——他是为了他师哥想要的东西!

程蝶衣的捐身,之慷慨,之贞烈,全然不输自己赎身出来嫁段小楼的菊仙。菊仙一半是为自己挣一个从良的前程,他却挑不出一星半点不纯是为了师哥。

在府上,袁四爷装腔作势,假惺惺对蝶衣说,宝剑酬知己,程老板,你愿意做我知己么?

多好听的一句话,宝剑酬知己。小豆子飘萍半生,滚滚红尘,还有谁给过他这般美意?可这样好听的一句话,偏不出自他梦想中那个人的口,便只剩求而不得,割骨剜心,变本加厉。

因有这一句肝肠寸断,再尖刻的嫉妒,人们也肯原谅程蝶衣。他这辈子,就是捐完了爱情、身体、青春乃至命,去挣段小楼的平安喜乐,或者单单一个笑。

本文由冠亚体育娱乐发布于冠亚体育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霸王别姬,压抑的电影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