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是年轻最末的余晖

作者: 冠亚体育娱乐  发布:2019-11-21

你难忘前尘往事,你难舍旧爱新欢,而这一切被时间的风沙一吹拂全都会无可奈何地走向一个“旧”字,所有的红颜都将老去,所有的英雄终会迟暮,所有的故事都成往事。

                                         ——旧作《去龙泉寺》

0

这注定会是一篇凌乱不堪的文字。

追随着流年旧影与记忆碎片任性而恣意地书写,随后,可能会被有限的一些人读到。

仅此而已。

1

我清楚记得,那是公元2004年一个燥热的夏夜,在涂鸦完那篇《去龙泉寺》的不朽少作之前,我正失魂落魄地在清凉门大桥周围一带晃荡,默默期待着奇迹的降临。

——所谓奇迹的意思,就是说幻想着可以有机会见到那个家住在附近、令我神魂颠倒的姑娘,随后,按设想,我会鼓足勇气迎上前去,故作邂逅状地说声“是你呀,真巧”——再往下,我就没想过了。

信不信由你。

那时,赖在青春尾巴上的我依然愿意相信爱情是平衡与抵抗绝望人生的一种宗教,依旧会为与钟情对象的一次见面而心跳加速,会为一次出于自己精心安排而又竭力做到使其表面看起来自然妥贴的约会而彻夜难眠。

那感觉,真他妈美好死了。

2

第一次看《东邪西毒》的确切日期已如海客谈瀛洲般遥不可考,那时,我正在南京北郊一所工科大学里混吃等死。那是一所远离市区的新建校区,人迹罕至,阴阳失衡,漂亮的女生与白发的先生二者皆是象牙塔内难得一见的风景,加之对自己所学专业毫无兴趣,苦闷与苦读(与专业无关的文史哲类书籍)遂构成我彼时大学生活的主要内容。

每到周末,“大活”(“大学生活动中心”的简称)便会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大大地“活”起来,成为整个校园最有人气的所在。

“大活”的二楼,有两间很大的活动室,一间是舞厅,另一间,还是舞厅。

在网络聊天室与OICQ尚未普及的当时,那两间简陋的舞厅也不知见证了多少颗驿动的心与有限的几段风花雪月,但热闹是他们的,鉴于对自己所在学校女生数量与质量的清醒评估,我一次也没有涉足过,以至至今依然是个彻头彻尾的舞盲。

除了图书馆与阅览室,东门外那家上下两层的录像厅成了我周末时杀死时间(KILL TIME)的最主要去处,在那个永远光线昏暗、烟雾缭绕的逼仄空间里,在那些硬得硌人的木质长条椅上,我完成了对绝大多数港产片及好莱坞大片的启蒙及重温。致敬的名单可以开得很长,不必说在男生宿舍里经常被我们信口拈来用于日常对话的《大话西游》,也不必说几乎每间男生宿舍门后一张的《古惑仔》海报,就是时常被录像厅老板安排在压轴放映的《欢乐性今宵》也令我至今难忘——我发誓,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看过那么好玩的成人节目,那种富有娱乐精神的擦边球式的隐秘欢乐,是现今习惯了用电驴在网上拖武藤兰与白石的步兵片的师弟们所无法理解与体验的。

某个周末的夜晚,室友们在吃完泡面胡侃一通后照例四散无踪,消失在舞厅或校外的游戏室,我则一如既往地出东门,先在小摊上买了五毛钱瓜子,随后拎着袋子直奔录像厅而去。孤陋寡闻的我在交钱的时候瞥了一眼小黑板上的预告,《东邪西毒》,也好,似乎的确很久没放武侠片了,我在心里说。

那当然不是一部武侠片,片中,披着古装外衣的演员们一个个敏感而寂寞,像哲人似的,或分裂,或怀旧,或感伤,或决绝,但我并未因此而失望或离座。

“很多年以后,我有个绰号,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很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嫉妒。”如果一部电影以这样的方式开头,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看完它。又过了很多年以后,我第一次真正走进影院看这部电影,当然,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念那句台词的演员离开我们,去了一个更美的世界,而电影本身也已被重新剪辑、配乐与修复,成了所谓“终极版”,这一回,它终极了我的全部回忆,包括影片开头的这句台词,都如我那些吉光片羽的日子一般,消逝无踪。

Ashes of Time,但,并非所有被杀死的时间,都会留下灰烬。

3

大二结束后,我们被赦免回位于市中心的校本部。

搬家的时候真是大阵仗,车队浩浩荡荡驶过长江大桥,车窗外,是千帆竞发的扬子江,红日在极目水天交接处冉冉升起,而那所略显凄凉甚至荒芜的校园则早已被远远抛在身后,我不知道在感到欢欣与激动的同时,会有多少人跟我一样,心头涌起些许的感伤:4年的大学时光,一晃已然被腰斩了一半。

彼时,校园网早已普及,在江北苦闷了两年的愣头青们如走进大观园的刘姥姥,恍然发现了一条结识异性的终南捷径,纷纷从游戏室、录像厅与绿茵场上全身而退,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开始书写属于各自的“聊天-见面”的网络泡妞史,在历经一次次面如死灰的落荒而逃后,这才开始渐渐醒悟,感慨轻舞飞扬们只合出现在痞子蔡的YY小说里,现实中,多的是侏罗纪时代的食肉动物。

既然聊天室如此不靠谱,我遂开始开辟新的战场,那就是校园网的BBS各大论坛。和我一天生日的耶稣大约是眷顾我的,在贴出十来篇装腔作势、无病呻吟的狗屎文字后,我的邮箱里居然真地开始出现明显是异性id的留言。

后来,其中之一从留言箱里走出来,在天桥下的小饭馆请我吃饭,在此之前我告诉她自己已连吃了三天泡面(这是绝大多数月初领当月生活费汇款的男生们月底时的生活常态),后来我才知道,为了请我吃这顿饭,她花了一个小时在70路公交车上,从地图上看,说是横穿了半个南京城也不为过。

那一天,我们离姑苏城很远,天桥小饭馆里也没有满树怒放的艳丽桃花。后来,我们去了鸡鸣寺与台城,那边的樱花开得正妍,其中的一株,见证了我第一次忐忑不安的牵手与第一声脱口而出的宝贝。

两个人手心都湿漉漉的,全是汗。

我们就这样成了70路车的常客,室友们为此没少支援我一块钱的钢泵。

后来,她所负责的影协打算在某个周末放映《东邪西毒》,我义不容辞地贡献出了自己珍藏的正版VCD光碟,还为她们出的海报贡献了两句歪词:饮半杯醉生梦死,自此忘却前尘往事;观一出东邪西毒,而今方悟世事无常。

她嗜食胡萝卜汁,每天必喝一大瓶农夫果园,室友都叫她兔子;她迷张宇,看到张的海报会像个花痴一样直接抱上去,引来路人一片侧目;她缺钙,一块逛街,有时走着走着会突然停下来,腿抽筋疼得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自她后,我偶尔还是会爱或被爱着,偶尔也还是会写一点煽情或怀旧的速朽文字,惟一不同的,是有些字眼或词汇,自此开始在我的字库里退役、封存,除了她,我将不会再在任何人身上使用。而我自己呢,大概至今也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那半杯醉生梦死酒,所以一直记性太好,罪过,罪过。

片中,张曼玉的语调幽怨纠结:“在我最好的时候,他不在我身边。”或许,我们可聊以安慰的是:在我们最好的时候,我们曾彼此温暖、相看两不厌过,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幸福的。青春只一次,请务必努力、狠狠、使劲地爱并体验着,请务必幸福——这句话,送给瓜娃子丁丁。

4

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同时活着慕容嫣与慕容燕这一对兄妹吧。

一个想对另一个好,一个却想把另一个一脚踹开,最好永不相见。

岁月如飞刀,这道理,大概就像飞刀中蔡不断念叨着那个飞刀小蔡,而后者却对前者充满了鄙夷。

5

遥忆当年青衫薄。

2001年12月8日,是夜,一场萧瑟的初冬雨水在五台山体育场上空毫无征兆地降下。

那是一个抚摸往日时光的集体怀旧之夜,刚毕业才工作半年不到的我,不惜重金(至少相对于我当时的收入可以这么说)买了内场票,置身于一群中年人之间,跟着台上那个比我们更老的男人群体卡拉OK,声嘶力竭,泪流满面。

当他唱到“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的时候,我哽咽了,任肆无忌惮地掉下,旋即被冰冷的雨水打湿,我被某种思念的情绪覆盖,以至灼伤,我掏出口袋里前一个个月刚刚在丹凤街水货市场买的西门子3580i,给她打了个电话,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手机对着舞台的方向,给她听这首歌的live。

演唱会结束回家后,我被一场重感冒准确地击倒,病了足足半个月,这其间,云中伊寄锦书来,在我们短暂如昙花般的交往中,有过好多次的尺素往来,那是最言简意赅的一封。

当然,也是最后一封。

前不久,许巍在京城的演唱会,也许是想起来当年的那场冬雨,她在现场给我打来电话,同样是一言不发,让我对着手机听电话那头《水妖》的live。散场回家后,打来电话问我,老男人更老了,月底还去杭城看他的演出吗,我说当然,她又问,这次最想听哪首?

我想了想,说,肯定不是《恋曲90》,也许,是《恋曲2000》吧——只为那句“等遍了千年终于见你到达/等到青春终于也变了白发”。

梁朝伟饰演的盲剑客至死也未能回到家乡看一眼他的桃花,想来是心有不甘的吧?活着活着,我们就老了。我们遂学会心平气和,“到底意难平”的意气时代早已离我远去,电话中,我们都很有默契地无人提及那封信的事,真好。

6

对《东邪西毒◎终极版》,我心里当然有一万个不满意,但不并不妨碍我前后去影院看了三次。

事实上,早在自己走进影院之前,心里就已明白,其实一切与这部电影无关,至少关系不大。在这个一切追求速食、大规模抒情成为可笑的时代,我只能偶尔找到一两个洞口可供自己容身其间、短暂怀旧一下。

在漫天飞扬的时间灰烬里,岁月的无情与爱情的虚妄也许是惟一被证明的两件铁一般冰冷的事实。

心地荒凉,你为什么还要如此敏感?

人间路,能有几个真正快乐少年郎?

4月1号深夜,散场时,荧幕上风沙吹过张国荣的面庞,画面定格。后来,我们去K歌,有人没心没肺地唱起“夜漫漫今宵多珍重”,惹我情绪不稳定,借故提前回家。

洪七不是西毒,因为他活得够简单,简单到可以为了一个鸡蛋弄丢一根手指,简单到说走就走,丢下一句“谁说不可以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啊”,或许他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命运。说到底,在这个荒凉的钢筋水泥森里里,我们每个人都要像牲口般坚强地活着,去等待那朵属于自己的桃花,去打那瓶属于自己的酱油。

                                    断续写于2009-04-03至2009-04-19

本文由冠亚体育娱乐发布于冠亚体育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褪色是年轻最末的余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