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的陈设,作者想做道注明题

作者: 动画资讯  发布:2019-12-23

看这篇影评前应该抛弃一点,制作动画的人,和看动漫的人无关联,以分析制作动漫背后的目的是无意义的。
不如从把整部动漫加上本国文化根基而变为被分析者。
第一次看这部动画是在初升高,记得当时看完热血沸腾,无比迷恋鲁路修,完全被动漫剧情画面套牢,觉得鲁路修非常伟大和厉害,能做出这样的牺牲,哪怕被全世界厌恶。当时对日本不了解对自己,自己的学校甚至家庭都一知半解,逃避真正的现实世界,但那时候并不真正意识到是鲁路修的什么在吸引我。
这次第二遍回顾,是建立在对日本这个国家的好奇,抛去民族国家历史的仇恨和纠纷,我好奇为什么在这样的状态下,在不断的深入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中,却无法控制的对日本文化热爱。这种热爱是对文化领域的单纯欣赏,不论浮世绘,花道,剑道,和对自我精神的执念与追求。
在没有以一个理性的状态和自我明辨思考的状态下,其实很容易被洗脑,一种帝国主义操控下,自卑中引爆的极端自负心理,为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找一个合理的理由,企图抛弃所有悲剧对他们精神上仁义道德的压迫,从非日本人的角度,这是一个借口,是在找理由,对日本人而言,这就是他们的精神世界,耻感文化, 日本人的人生观,忠、 孝、 情义、 仁。带着这个大前提去看这部动画,不难发现,整部动漫没有脱离这四个字,但是,不是支持,能感觉到整个人物的内心是矛盾的,当这四样发生冲突时,矛盾就出现了。
跳出这个话题,日本保留着对天皇这一虚幻的信仰的无限忠诚,至今对几乎所有本国人而言,依然未曾改变,包括所谓的神道教。从过去到现在的动漫,日剧都可以感受的出来。所有的罪恶不是天皇的罪恶,所有的失败也不是天皇的失败。它就像一朵永不凋零的美丽花朵。在孝与忠之间出现矛盾,忠为先,哪怕牺牲孝道,情义,仁义道德。回味一下鲁路修所做的一切,从最初对娜娜莉的守护母亲的守护,到毁灭自己的母亲,牺牲朋友,甚至背叛娜娜莉,肯定自己才是那个值得掌握全世界的人,尽管最后鲁路修的消亡也无法改变zero成为永久神明的象征符号,就好像在说,我这样的悲壮,这种伟大的牺牲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这种极端自负的心理,但是人类是无知的,愚昧的。这也决定他了牺牲的方式。这也是整部动漫下意识或者有意识为自己精神的执念和极端行为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作为整部动漫的操盘手,不论有意识,还是下意识,这部动漫从制作开始,根源问题就永远不会讨论出一个结果,因为每一个矛盾体存在之前,就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他无法做到自我否定,接受现实。
仔细回味整部动画,最终结果仍旧是不列颠统治整个超级合众国,统治者是谁,朱雀,朱雀是什么人?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如同日本构想的亚太共荣圈,而认为只有日本才能够使所有人获得幸福。而这整个过程最终的最终表意上为了谁,为了所有平凡的人们,但是描写人们幸福困苦压迫的又有多少,完全是强加给观众的画面,或者是他们无意识展现了他们的内心,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不然就太单纯了一点,在没有战争的状态下,幸福美好和痛苦不幸永远是不相上下,并存于世的。而战争中的死亡痛苦压迫,去了哪里,被强加上了忠诚和至高无上的追求,但是还有什么比战争更让人苦不堪言。幸与不幸都是日常,就看你看到了什么,不是么。
好了,在保持了这些大的前提之下,愉快且亢奋的看完了动漫,顺便补充一句,真的不要小瞧娱乐世界里的一切存在对你的影响,不过就是部动漫,不过一部电影,不过一部游戏,但是大多数人真正卸下装备和面具,释放自我的时候,观念最容易被改变的时候,就是休息娱乐的时候,意识是被你所接触的事物操控者的,潜移默化中,不知不觉中,同一时刻下很难自我对自我做出批判和反思的。
好了,回到前面,为什么还是会被吸引这个问题上,从哲学的角度或许解释得通,本我,自我,超我,超越肉体而存在的精神,和被精神驾驭的灵魂。对GEASS,也就是对自我价值及追求得到释放的一种强大的力量的渴望,对一种充满使命感和干劲的无限追求,对于迷茫的一代人,中国缺少一种系统的对待文化的尊重态度,活的太不真实,是我的最直观的感受,之前作为实习生在社保局干了一个多月更是深有体会。没有什么东西能被真正打动,包括艺术,一切都太过虚伪,它虚弱无力,如同瘫软的耄耋之人,无法信任又怎么会有执念,没有执念便也不会去追求,只能在私下里变成一篇篇充满愤怒和情意的句子画给找不到方向的自己。我想成为一个艺妓,做寿司的,想成为三目代的纹身师,可惜这些都不能让我产生一种归属感,自豪感,因为它们本身不属于我的世界,依旧无法产生一种充实,为之用一生去追求的存在。不抛弃,不放弃,不背叛。
记得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数学,每次写东西就像在做一道证明题,思考的过程就是演算的过程,而每道题最终都会有一个答案,无解也是答案的一种。还有一种是从正无穷到负无穷,无数生命就在这无穷之中出生死亡,意外的出生,意外或有意的死亡,我是不是可以这样,不管成功,不管失败,不管死亡,有意或者无意,只是尽全力,希望在消失之前为自己的心建造一面没有死角的镜子,为了抛弃失望和迷茫才用这部动漫去做这道证明题,或许,我可以得到一个答案。

耻感

第一个问题:中国就算是超过了日本,然后呢?就算是世界第一然后呢?当老大就可以随意欺负小弟吗?

等级制,不得不说一下天皇。战前,一直以神一样的存在深居浅出。日本人民对其也是无限的崇拜。以至于在战争中,有些士兵因为得到了天皇赠送的香烟。更加坚定战死的决心,以报答天皇的恩情。这种恩情,就是等级制造成的。如果是两个同级的人,赠送香烟,在西方自由国家,是很平常的事,不用回报,不用报恩。而在日本,平民之间也会记得这份馈赠的恩情。如果是不同等级的馈赠,那更是莫大的恩情,以致以死报答。日本人的报恩之心深入骨髓。天皇处于等级金字塔的最顶端,本来各等级各安其分,突然收到最顶端送来的礼物,人民能不激动嘛。天皇之所以有如此大的魅力。是因为将其神格化。看的少,看不见,只是耳闻,就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就好像我们收到财神爷来信,一样的激动和兴奋。

这次战争并不是军备的较量,而是日本人信赖精神与美国人信赖物质的战争。”在我们打胜仗的时候,他们还是反复地说:“在这场较量中,物质力量注定必将失败。”他们说,精神就是一切,是永存的。物质当然也是不可缺少的,但那却是次要的,瞬间的。“物质资源是有限的,没有千年不灭的物质,这是永恒的真理。”

一个除了死亡以外别无其它选择余地的日军士兵,常常以与敌人同归于尽作为自己的骄傲,甚至在被俘后也常常这么干。就象一个日军战俘所说:“既然已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献给胜利的祭坛,如果不是壮烈牺牲那才是奇耻大辱。

这是多么正面的理由。我看到你有难处,我有能力帮你,但是我没去做。是因为当我付出举手之劳时,你将会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恩情。因为这种恩情无法回报,于是接受恩惠的一方也是抵触的,甚至反感。如果是无声无息的帮助的对方,对方会觉得这是在令自己难堪,感到羞耻。反观我们,看到老人摔倒。我们的第一直觉,不给自己添麻烦。而日本人的第一直觉,不给别人添麻烦。无缘无故给别人施加了恩情,就是给别人增加了麻烦。同样一件事,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是看问题的角度却是不同的。

一个人如果反复强调自己的曾经施予的恩情,对于在意恩情的日本人来说,只会增加其反感。这个道理是相同的,世界各族人民,都不喜欢别人炫耀。即使是对自己有恩的人。只能说是一面报恩,一面反感。一方面既要靠近对方积极的回报恩情,一方面又要设法远离对方,远离对方的炫耀。靠近和远离就是一种矛盾。日本文化中对于恩情就是这样,施恩者少施恩,不炫耀。受恩者少受恩,尽全力回报。正因为日本人把恩情看作是“百万元”的价值,因此倍加重视。恩情不分大小,只要对别人是种帮助,就会同样的重视。

日本既有做好事的文化,又有不做坏事的文化。反观我们自己,好像只劝人行善,并没有不行恶的文化思想。这就造成一种问题,并没有对自己的做坏事的行为从心里重视起来。无论罪感还是耻感,都是自发的避免类似坏事发生。我们缺少这一文化,或是说,这种文化没有普及来。“八荣八耻”忘记的可以去搜一下。一直以来存在一种现象,反正都一样八耻,也就没谁耻笑谁,也就容易原谅自己。中国文化喜欢比较,好事比谁做的好,坏事比谁做的坏。还有一点,喜欢找同类,只有两个一样问题的人,就可以原谅自己。这两点决定着在遇到坏事的时候,往往是原谅。罪感文化,需要个人修养和文化的认知。耻感文化,则是需要周围的监督,与文化智慧无关。在全民道德水准不高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普及贯彻耻感文化,也是有一定的社会意义。文化的贯彻是持之以恒的,是全民监督的。半途而废的文化并没有什么作用。想想“八荣八耻”现在还有几个人能记住,由此就知道文化的建立是多么难。

因为鞠躬这个礼仪形式,一直在坚持,一直被各方坚守,因此等级制度得以维持。中国古代也有一套礼仪制度,论语提到的八佾舞,泰山祭奠,以及祭天祭地,都是有正规的流程。即使再穷,也要把礼仪搞的像模像样。这是以个人能力而言。关键还是要心里足够重视,并不是只流于形式。这些人与人之间,人与天之间的礼仪现在几乎消失。受西方自由思想的影响。我们已经不分老少尊卑,年轻人再也不必向老者先问候。礼仪随着文化的消失而消失。礼仪的消失,也就意味着制度的消失。时至今日,在西方文化渗透的今天,日本依然还能保持向人鞠躬的行为,日本的等级制度还是存在的。如此坚持,还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因为这类义务不是报恩,不属于“恩的范围”,不涉及往日受恩于别人的问题,而是保持自身名誉的行为。

凡是这种重视雪除名誉污点的道德观占优势的地方,其道德的核心总是超越一切物质意义的利益。一个人越是为了“名誉”牺牲其财产、家庭及自己的生命,就越被认为是道德高尚的人,它成为道德定义本身的一部分,是这些国家经常提倡的“精神”价值的基础。

日本人过着清净无尘的生活,犹如盛开的樱花,美丽而凝静。即一个人只要自己不感到受辱,就不算受辱

所谓日本人的心理特异性,很多来自喜爱洁净及与之相联系的厌恶污秽。遇到侮蔑家庭名誉或者国家荣誉,就视若污秽或疤疥,必须通过申辩洗刷干净,否则就犹如不能恢复清洁或健康。

一个民族内部实行等级制,很自然的把这种等级制延伸到外界。也就是对其他国家的态度。日本选择一种武力的方式,创建“大东亚共荣圈”,结果失败了。但是日本并没有就此否定等级制度。他们换了一种和平的方式建立世界等级制度。那就是“经济”。

对于天皇、父母,主人、老师的恩情。我们无法拒绝报恩的义务。心中怀着报恩之心,在面对法律的时候,理解为天皇的金口玉言,我们不能违背,履行法律就是报皇恩。这种报恩心态,在国家施行某项政策的时候,民众会以报恩的心态,做到各安其分,做到各司其职。这种全民的心态有利于落实国家政策。

古代常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饭之恩”这种报恩文化。今天看来,施恩和报恩逐渐减弱,这是什么原因呢?我想是中国的侠义文化中,有施恩不图报的思想。很多时候,别人的恩情却是无法回报。欠着别人的恩情的滋味,是难受的。中国人如此,日本人也如此。中国人在面对恩情无以为报的时候,少部分人选择向其他人施恩,转移亏欠恩情的愧疚。大部分人选择接受恩情,接受好意。以致逐渐习惯,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没有引起心里的波澜。与其说是平衡心理,不沮丧。还不如说是良心逐渐麻木,习以为常。古代的时候,华夏儿女还是注重恩情的。也有很多历史故事在传颂。近代,中国和日本对于恩情的态度是怎么样,我没有了解。尤其是现在,国人对于恩情的概念已经淡忘,更多是猜忌别人的用心。日本现在是什么样?我无法得知。

看到这句话,我所找寻的答案已经看到了眉目。至少以那时的社会状态,人们是注重精神的,物质、钞票并不是重点。也就是说实现梦想的追求过程,大过于梦想的结果,更大于其他物质的奢求。

这并不意味人们的名誉观念日趋淡薄,而是意味对失败和侮辱的反应已日益成为自卫性的而不是进攻性的。对耻辱仍然看得很重,但已更多地以自我麻痹来代替挑起争斗。

更多的是把攻击矛头指向自己。这里,有两种抉择:一种是,把它当作鞭策,激励自己去干“不可能”的事;另一种让它侵蚀自己的心灵。

日本人对失败、诽谤或排斥的反应很敏感,因而极易恼恨自己而不去恼恨别人。

现代日本人施之于自身的最极端的攻击行为就是自杀。

而近代的自杀则是主动选择死。人们往往把暴力转向自己,而不是残害别人。在封建时代,自杀行为是最终宣布一个人的勇敢和果断,今天则变成主动选择自我毁灭。

日本的格局(上)|读《菊与刀》

我们(美国人)的难处在于,即使对全国有利的法规,也很难被接受。他们的难处在于,人们一生都处于负恩重压的阴影之下。

应把自己的感谢看成具有“百万元”的价值,只有这样想,并且这样行动,才能摆脱负债者的处境。他只能接受“看得起的人”的恩情。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人,尽量少欠恩情,尤其是陌生人的恩情。他们要把恩情用在自己看得起的人身上,例如天皇、父母、老师。只有感觉和自己是一个集体的人,才会心安理得。如果不符合这些条件,恩情只会令人难堪。

在以耻为主要强制力的文化中,对那些在我们看来应该是感到犯罪的行为,那里的人们则感到懊恼。这种懊恼可能非常强烈,以至不能象罪感那样,可以通过仟悔、赎罪而得到解脱。犯了罪的人可以通过坦白罪行而减轻内心重负。

真正的耻感文化依靠外部的强制力来做善行。真正的罪感文化则依靠罪恶感在内心的反映来做善行。羞耻是对别人批评的反应。一个人感到羞耻,是因为他或者被公开讥笑、排斥,或者他自己感觉被讥笑,

羞耻感要求有外人在场,至少要感觉到有外人在场。罪恶感则不是这样。

这里,即使恶行未被人发觉,自己也会有罪恶感,而且这种罪恶感会因坦白忏悔而确实得到解脱

日本人正是把羞耻感纳入道德体系的。不遵守明确规定的各种善行标志,不能平衡各种义务或者不能预见到偶然性的失误,都是耻辱。他们说,知耻为德行之本。对耻辱敏感就会实践善行的一切准则

任何人都十分注意社会对自己行动的评价。他只须推测别人会作出什么样的判断,并针对别人的判断而调整行动。当每个人按照同一规则玩游戏并相互支援时,日本人就会愉快而轻松地参加。

在西方自由社会,任何法规的实施,是需要人民心底认可和接受。自由思想,很难达到统一,更多的是为了个人的利益着想,往往忽视国家的长远利益。每个人在乎的利益不同,就会形成社会矛盾,以致法规难以实施。在一些等级制国家,通过各种方式,使得民众接受上级的法规指令,使得国家法令可以迅速的施展,有利于国家利益。等级制是需要按照某一差异区分民众。可以是年龄大小,也可以是官职高低。但是维持等级制度,就需要一种文化思想作为支撑。可以是孝道,也可以是日本这种报恩的文化。孝道中存在一种思想,你对我好,我对你好。而报恩却是单方面的,不管你对我好或坏,我都要对你好。当你理解报恩和孝道的差别,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中国古代百姓觉得日子过不下去,就会反抗。而在日本,天皇一声令下,百姓可以舍去生命。

鞠躬并不是徒具形式。它意味着:鞠躬的人原打算自己处理的事,现在则承认对方有权干与;受礼的一方也承认要承担与其地位相应的某种责任。以性别、辈分以及长嗣继承等为基础的等级制,是家庭生活的核心。

他们说,精神就是一切,是永存的。物质当然也是不可缺少的,但那却是次要的,瞬间的。

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精神的可贵之处。在精神和意志力的控制下,人可以绝食不眠。人可以屏住一口气不死。一个人可能是注重精神,也可能是注重物质。当不同的人汇聚在一起,社会便显出不同的特征。日本竟然整个国家表现出一种精神至上的状态。一帮人在为了创造物质家园奋斗的时候,另一群人在为创建精神家园而努力。一座城市容易建立,只有一半人努力工作就可以实现。一座精神家园,却是需要全体人员的共同努力。日本就是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做出了我们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一个人开自杀飞机,是偶然现象。一群人开自杀飞机,那就是精神的力量。

恩,在用之于第一位和最大的恩情、亦即“皇恩”时,是在无限忠诚的意义上使用的。他们认为,自己有幸生在这个国家,安居乐业,万事称心,就不能不想到天皇所赐的恩典。在整个日本历史上,一个人一生中的最大恩主就是他那个生活圈内的最高上级。

似乎还不在于谁是最高上级,而在于几百年来“不忘恩情”这种习性在日本人习性中占有最高地位。近代日本用尽一切手段使这种感情集中于天皇一身。日本人对自己生活方式的一切偏爱都增加了对“皇恩”的感情。

冠亚体育娱乐 ,人们也从身份比天皇低的人那里受恩。当然也接受了父母之恩。这正是使父母有权支配子女的、东方著名的孝道的基础。

上述报恩的伦理原则的顺利运用,全靠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看作巨大的负恩者,自觉履行义务而无怨言。

避免犯罪的理由一般有二,一是怕法律制裁,二是怕名誉扫地。怕法律制裁就是一种罪感文化。将自己接下来要进行的行为参照法律,从而避免犯罪。怕名誉扫地是一种耻感文化,将自己的名誉与他人的观念联系起来,当然,他人的观念即是天皇所倡导的观念。天皇观念的直接体现就是法律。有羞耻感的人,不触犯法律,不触犯大多数人的观念,就是正常的行为决策。耻感文化主要来自于外界的压力,或是想象的外界压力。会考虑到行为后果带来给自己的影响。

恩情和报恩是两件对国家有利的文化。副作用就是民众心里时刻感受到压力,无法偿还,直到生命终结。人们是向往快乐自由的生活,其核心就是不被拘束。这就是两种文化的矛盾,现在看来,人们更加崇尚自由。恩情和报恩属于道德范畴,是约束群体行为的文化。随着时间的验证,恩情和报恩逐渐消失,人们也就更加难以解决群体问题。有意识的树立恩情和报恩文化,与人性自私自由的一面相对抗。这有利于一个群体的长久发展,而不是一个人的发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缺少这种可以凝聚不同层级百姓的文化。

1/87

但仔细一想,有些问题。

情义可以理解为一种人与人之间或是人与物之间的感情。如果爱一盆花,花盆被人打碎了,就会为了这盆花而复仇。如果敬重某个人,某个人被自己的上级侮辱。就会找上级报仇,最后再尽忠自杀。如果爱惜自己的名誉,名誉受到被人侮辱,就会为了名誉而复仇。情义源自一种“爱”,不分贵贱。破坏日本人的情义的后果就是复仇或自杀。

这些古老故事讲的是“情义”发自内心,末受丝毫嫌恶之念玷污的时代,为近代日本构筑了一个黄金时代的梦想。这些故事告诉他们,在那个时代,“情义”没有丝毫“不愿意”做的因素。如果“情义”与“忠”相冲突,人们可以堂堂正正地坚持“情义”。当时,“情义”是一种人们珍视的直接人际关系,而又具有封建性装饰。“懂情义”的含义就是终身忠于主君而主君也以诚报答。“报答情义”,就是把生命献给受其深恩的主君。

尽忠是对主君的“情义”,对侮辱进行复仇则是对自身名分的“情义”

义务”无止境,不论如何作也不可能完全报答。“情义”则不是无止境的。

杀人犯:杀害某人肉体的人;嘲笑者:杀害他人心灵的人。

日本人对那种蔑视别人、以至不屑挑起争吵的人,认为是不诚实、不诚恳。这类嘲笑是放肆的,毫无顾忌的,是对人不诚恳的明证。

可以说在战前,日本全民为天皇的命是从。可是战败后。马克阿瑟宣称天皇也是普通人,天皇也承认自己是普通人。尤其是近代,天皇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甚至可以触手可及。天皇的威严还在吗?至少天皇的话不如以前好使了。以前只要说,发展旅游就大力发展旅游,发展科技就全民科技。如果我开头提的问题出现在战前,我想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天皇说了算。现在天皇说了算不算数,不从了解。我个人感觉,等级制中金字塔顶端的这个天皇位置,算是磨平了。当皇恩逐渐消失,日本人如何履行国家义务,如何为国尽忠呢。天皇威严消失,但是国家还在。宣言报恩国家,而不再是报恩于天皇个人,是未来日本文化的趋势。近年来,日本党派繁多,自由思想盛行,街上常见游行示威。种迹象表明,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恩情和报恩的文化思想,逐渐减弱了。

情分被压抑,无法在国内施展。在天皇的召唤下,一群被压抑的人,发起了对外战争。再次把情分由对自己转嫁给别人。一头饿狗,主人不让欺负同类。在打开狗笼那刻,冲了出去,见人就咬。极端的性格被压制,一旦爆发就会是极端的行为。

本文由冠亚体育娱乐发布于动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东瀛的陈设,作者想做道注明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