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恶魔与神,致郁和18禁都不错

作者: 动画资讯  发布:2019-11-03

图片 1

这部分剧情,至关重要,不仅是恶魔对心向人类的恶魔人主动进攻的开始,也是永井豪的审美表达。

图片 2

由以上几处改动能看出,大河内的所有改编,都是在“更黑暗也更温情”这样一个思路的指导下进行的。

图片 3

图片 4

     “为别人而哭泣,为别人着想,或许这是痴人说梦,但是,如果拥有这样一颗心,不管对方是恶
                                                           魔还是人类,我都愿意接受,我都愿意无条件地去爱他。”
   
     美树把自己的信念传达给了全世界,希望他们能拥抱不动明。
     她们都用生命向这个自古以来力量至上的世界传达了心意,并且最终把它交到了不动明的手中。
     从那一刻开始,不动明停止了徘徊,从人与魔的结合,真正地回归到了“人”。

左下角和右下角瞩目,尽管在当今已经见怪不怪,但想想原作创作于1972年,就不禁感慨它的前卫。

(汤浅政明就连泼橙汁也能泼出自己的特色)

然后他们举着你的尸体碎块舞蹈、欢笑。

      但好在汤浅政明是业界鬼才,和老江湖大河内一楼两个人商讨下的新剧本不仅更加符合现代化的背景,也突破了原作的一些瓶颈和因年代而产生的水土不服。
      原作的故事其实十分简单,讲述了普通高中生少年不动明获得了“恶魔之力”之后变身为“恶魔人”,与好友飞鸟了联手对抗远古地球生物“恶魔族”。
      在这个故事框架,以及原作仅仅只有5卷的篇幅下(这5卷内容涵盖了不动明从变身为恶魔人到敌对双方毁灭世界的大战,类似情节的后辈《寄生兽》光一个城市的故事就画了10卷),在所有配角,包括女主角的刻画上面,永井豪可以说是都是一笔带过。
      虽然以现代审美的目光去评判那个年代的作品并不公平,但我仍旧觉得这是原作一个比较大的缺陷。
      而Crybaby则不同,在保证原来的两位男主角的戏份下,女主角牧村美树的存在感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她从原作中大大咧咧有些轻佻的形象在本作中彻底转变为了一个沉稳冷静又坚强善良的果敢少女。

1972年,一部被称为“黄暴鼻祖”的漫画诞生。

   而在飞鸟了的自白里,“爱并不存在,根本不存在什么爱,所以也不会有悲伤。”
   我大学时候室友曾和我讨论过一个假设,人的智慧体现于人使用工具,可一种生物自身进化得越完全,拥有的力量也就越强,当个体生命不借助外力拥有的力量越强大,它的情感和智力也会相继衰退,因为力量越是纯粹,达成目的所要借助的工具就越少,经过的思考也就越少。
   就好比是一个能够点石成金的人,为何还要懂得如何冶炼黄金呢?
   飞鸟了也是同样的,他是这颗星球上最接近神明的存在,明明只要拥有力量就能够生存下去,那“爱”这种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理应永远不会悲伤,永远不会流泪,直到不动明把那根接力棒交到了他的手上。
   人从爱中获得力量,爱将人从恶魔的手中解救。
   恶魔的身体里装着人心,所以他流下了人类的眼泪,而神一旦沾染了人性,也便跌落了神坛,流下了泪。
   眼泪在最后,变为了“人类”不屈的证明。
   最终的战斗之后,神的眼泪佐证了凡人们的胜利,虽然已经无人亲眼见证,但它已经交由那个叫做不动明的少年之手,传承到了另一个普通人的心中。

怎么猜测都好,这一处原创情节,十分生硬不合理。

      1972年,27岁的漫画家永井豪带着他的新作品由《少年JUMP》转投《周刊少年Magazine》。
 这部漫画就是后来影响深远,为后来者开辟了从未有过之路的《恶魔人》。

《革命机》,剧情反智,播出时多处侮辱观众智商和审美的情节,弹幕上刷屏“大河内又忘吃药”。

    而飞鸟了,这个在恢复真身之后具有双性特征的男二号,他是和不动明是相似,实际却又存在着巨大差异的存在。他们都从小孤独,没有感受过足够的亲情,一个敏感脆弱,对万物生灵充满怜爱,一个不知眼泪为何物,无法理解普罗众生的情感。
     两个人命运的开始和终结最终停留在了第10话,在最后的决战之中,汤浅政明穿插了一段两人练习接力的回忆

恶魔族被神擅自创造又无情毁灭,他发现自己所做的事,和那些他厌恶的神别无二致。

      所以“改编”这个事情,就像是老武侠里的内功,少一分是不够火候,多了却又走火入魔。

一是让动画节奏更激烈,那一混乱的人间地狱之景,配合汤浅政明的奇幻风格,也许能生出无比炫目的化学反应,看得人五味杂陈。然而,效果平平,五味里就剩下了苦。

图片 5

那个可怕的恶魔,身躯挺立,在阳光下有一种单纯的形体美。这不也挺好吗?

    奔跑的美树把接力棒交给明,而了却始终无法接过棒,理解这个动作的意义。
    在了的眼里,这个世界的秩序应该是冷酷的,强者支配生存,弱者伏地等待死亡。
    为什么要接过他手中的棒?
    为什么要奔跑?
    为什么要拥有快乐,拥有友情,拥有爱?

不动明的父母,漫画中设定为在海外工作。在动画中,在此之上又进行了展开,让两人在回日本探望不动明时,被恶魔杀害。

图片 6

男二飞鸟了设计让一个恶魔人喝下特制饮料,在田径赛场上暴走,并残杀了在场的无辜人群。担任主播的飞鸟了,向观众直播了这一过程。

原文载于我的公众号:重力社GRavity
多图预警
本文涉及剧透,未观看作品前请谨慎阅读

早前推荐过的《犬屋敷》,同样不堪入目的场景对比之下,是男主毅然牺牲自己的雄伟英姿。

(《恶魔人》首次刊载,画风在现在看来反倒有些喜感)

第一个,田径赛的阴谋。

图片 7

这样一部《恶魔人》,绝对值得花费250分钟看完。

   再来说说两个男主角,不动明和飞鸟了。
   不动明拥有很多西方超级英雄的特点,孱弱的少年获得了媲美神魔的力量,同时却也要面对道德,人性的压力。面对自己拥有的力量,他不是没有迷茫过,魔、人、神三方面的特质在他身上如同本我、自我、超我一般纠缠着。在原作中,美树之死让他彻底放弃了人类,他为之战斗的理由从“为了人类”变为了“为了恶魔人”。
    而Crybaby创造了全新的美树,自然也就创造了全新的不动明,美树作为“理想化”的人格,寄托了不动明所有存留的人性,她始终相信着人类,她的信任致使明即使对人类失望透顶,也无法做到背叛人类,因为他背后守护的,是牧村美树,是人类美好想象的聚合。
    就算是面对几乎不可战胜的撒旦,他高喊的仍旧是“我是人类”“人类才不会输给你们这些恶魔”。

图片 8

      而在时隔整整45年之后,在Netflix和鬼才动画导演汤浅政明的牵头之下,这部传奇作品被改编成全新的OVA动画,也就是今天要说的《恶魔人Crybaby》(以下简称Crybaby)。
      这部新版《恶魔人》由汤浅政明亲自指导,此公导演的作品向来都辨识度极高,以鲜艳的画面色彩、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人物线条,以及精妙的分镜和脑洞的故事闻名于业界。极具个人风格的作画特色以及重新设计的人物造型,让Crybaby第一眼的观感对比一般动画作品显得尤为特别,更不用说对比年代复古的原作了。
      但画风上的脱胎换骨并没有影响这部作品的本质,性和暴力在新世代的画面技术下得到了更加露骨的展现,裸露的肉体和泼不完的血浆几乎充斥着Crybaby的每一集。

前不久我们写过的伊藤润二,在其改编电影《鱼》当中,变异鱼占领地球,也出现了末世场景,人们在街头尽情展现自己恶的一面,这时男女主正在积极对抗怪鱼。

      不得不说像恶魔人这样的老酒装到汤浅政明这个别致的瓶子里,的确是焕发出了和老一辈恶魔人动画完全不一样的风采,几个原作中著名的镜头在他手下的分镜里变得极具张力。

牧村美树的弟弟正在吞食妈妈。

图片 9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架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当不动明获得恶魔之力,日渐变得与原来不同的时候,她虽然察觉到了端倪,却始终相信着暗中保护着自己的明。
      而在恶魔的存在被曝光,自己的家人因此而死,不动明的真实身份也被揭露因而与全世界为敌时,她依然选择张开双手拥抱了那个曾经挡在自己身前,以及为了自己的家人嚎啕大哭的男孩。

死丽濡是恶魔族中的妖鸟,与不动明的战斗占了整整一卷的篇幅(整部漫画共五卷)。

(全篇最经典的镜头莫过于这个回眸)

是不是比为了爱更让人动容与深思?

图片 10

1月5日,Netflix独家发布了动画全10话。

      永井豪有很多的作品都曾尝试过去讨论人,神,恶魔的边界,但他同时也在刻意淡化这种区别。在《恶魔人》里,他把最终反派撒旦设计成了和恶魔截然相反的形象,也就是撒旦堕落之前的样子——一个长着5对翅膀的天使。这无疑是一个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设定,曾经为了人类存续而战斗的是一个恶魔,而为了毁灭全人类的却是一个天使。这种看上去特别矛盾的不协调自始至终都是《恶魔人》系列的基调。
 在这个世界里,善恶的标准是十分模糊的,可美树这个角色却是纯粹的善。
     我把牧村美树看做是Crybaby里人类“理想化”这一概念的载体。我想大河内一楼在塑造这个角色时倾注了一切对人类美好的理想,无论是外观的美貌还是内在的善良,诸多积极的元素都被糅合在了这个角色的身上,让她的存在在这个残忍的世界里变得如此稀有和熠熠生辉,而她的死,则象征着这个世界最后的美好最终陨落,人类也不再具有拯救的价值。
    当人类失去了善和美,那结局也只有被恶魔,或者被自己毁灭。
    这也是Crybaby让我动容的最重要的因素,汤浅政明和大河内一楼通过这部作品为所有观众创造了在这个无形或有形的暴力遍地的现代社会里,一个理想化却又如此真实的美好。

除了这些与主角或主线情节相关的,还有一些配角被更改了命运。

结语:
   恶魔人Crybaby以“奔跑”和“眼泪”两个全新的主题重新升华了这部已经诞生了四十余年的老作品,故事中另外几位配角的故事其实也十分让人动容,甚至是本作的音乐我认为都能专门拿出一个篇章去写,但限于篇幅便止于此吧。
  也许有人会觉得Crybaby相较原作过于轻浮,没有原作那么严肃地去讨论生命以及物种,本作的主题更偏向了人心中的“爱”,就这一点来说,我认为Crybaby已经做到一部翻新OVA能做到的极致了。
  虽然受限于10话的篇幅导致一些情节有些仓促,部分配角也没能好好地再挖掘一下,但瑕不掩瑜,Crybaby依旧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也希望有更多的观众能够花个周末细细观摩这部作品。
  毕竟,这是一个讲述“爱”的故事。

不同的是另一个姑娘——美子。

图片 11

你以为哪怕迎来世界末日,自己或许还可能有主角光环?永井豪无情打破你的幻想——末日之中,没有人是主角。那些长着人脸却心如撒旦的同类,只会闯进你的家,先捅死你的猫,再杀干净你的亲朋,当你试图求助时,发现朋友下一秒变成了尸体,最后,他们一刀划破你后背平滑的肌肤,把你从一个完整的人,一点点拆成碎块。

      但只有风格独特的画面的话,Crybaby充其量就是一部能让人留下点印象的作品,任何的影视作品说到底都最终要靠优秀的故事取胜。
      在开播之前,我其实是有些担心近年来水平忽上忽下的大河内一楼(本剧的编剧),要怎么把一个上个世纪70年代创作的故事改编成让已经深谙各种情节套路的现代观众看得上眼的作品。
      其实要说老作品翻新这种事,在业界并不新鲜。比较成功的例子比如平野耕太的《Hellsing》OVA,还有庵野秀明的《EVA》新剧场版系列,前者以超高的漫画还原度吸引了大批粉丝,后者虽然褒贬不一,但也以不同于原作的故事(以及极长的制作周期)为卖点,可以看出在保证基本设定差异不大的情况下,老作品翻新只要稍微拿捏一下力道,就能打一副好牌。
      当然也不是没有失败的例子,比如14年上映的CG电影《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就属于大刀阔斧开拓新载体然后用力过猛的典型。

而在动画里,美子原名美树,与女主美树同为田径社员,因为处处比不上美树,而被人改成美子用以区分。

图片 12

凭良心讲,这段改编挺美的。

    “奔跑”这个动作,在Crybaby里一直作为一个主题所被强调,汤浅政明在一个访谈里提到,之所以选择田径中的接力赛作为主题来表达,“是象征着在结尾的时候,无论谁死去了,都会将这种意志给传递下去”。
    美子在生命的最后选择了替美树挡下暴徒,她质问着他们“何为正义?”“何为善良?”,希望他们最后能让美树活下去

质量果然没辜负这样一群大神。哪怕在神仙打架的1月,这部《恶魔人》也难掩光彩,很可能会成为冬季新番最佳。

     动画最后一话的标题叫做Crybaby,官方字幕翻译是爱哭鬼。
     “眼泪”和“奔跑”一样,也是这部动画的另一个主题。
   
     眼泪是悲伤的产物,而不动明是个内心柔软的人,在他还是那个温吞的孩子的时候,他会为了死去的猫哭泣,会为了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哭泣,他能看见隐藏在每一个生命背后的悲伤。即便他拥有了恶魔的力量,他依然会为了别人的悲伤而哭泣。这是恶魔无法改变他的东西,他以此为“人”。

图片 13

图片 14

故事主角不动明,是一个与恶魔合体从而获得了恶魔之力的少年。恶魔族意图占领地球,消灭人类,恶魔人不动明在好友飞鸟了的帮助下,与恶魔族展开战斗。

      在不动明深陷所有人的误解时,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了他在网络上向全世界的恶意发声。
      因为她相信他。

审美是存在高低之分的,纯粹的邪恶就是比有苦衷的反派美。

图片 15

女主美树,是一个才貌俱佳、性格爽朗的完美女孩,这一点在动画与漫画中,没有太多分歧。

     动画有一段不动明在身份曝光后,为了救助被陷害为恶魔的无辜人类,而挡在同为人类的那些施暴者面前的剧情。伴随着美树在家中打下自己为明写下的话语旁白,在场的施暴者中,一个孩子最先走出人群,拥抱了站在原地,流着泪没有反抗的那个恶魔,而紧接着之后拥抱了不动明的人,也是一群孩子。
     儿童是这部动画中纯真的代名词。纯真,意味着单纯和善良,同时也意味着会被他人所利用,会被周围的错误所引导。但牧村美树这个角色,则可以说是终极的,不被污染的纯真。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成为了不动明作为“人”最后的底线。
     不动明曾对自己说过“我是恶魔人,我绝不会杀人”。但当他面对美树的惨死,他悲伤地高喊着:“你们才是恶魔”,杀死了在场的所有的凶手,但不动明和这些施予暴行的人类,究竟谁才是恶魔?

女主牧村美树的父母,在漫画中是因为与恶魔人不动明有关系,而被恶魔特别搜查队抓走残杀,弟弟和美树一起,被末世中丧失人性的疯狂人类一起肢解。动画中,弟弟变成了恶魔,活吞了母亲,父亲在亲眼看见这一幕后,为了保护变成恶魔的儿子,被特别搜查队击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喵木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动画中,死丽濡被添加了一条感情线。不动明与恶魔安蒙合体,化安蒙的力量为己有,并用强大的意志力抑制住了安蒙的思维。死丽濡与安蒙相爱,为了唤回安蒙,她引诱了不动明,一段不可描述之后,她向不动明发起攻击。

最后给自己新开的公众号打个广告,会不定期更新一些番剧和游戏的点评,喜欢的朋友可以扫码关注。
我自己的公众号:重力社GRavity
公众微信号:G_Ravity

恶魔也有爱情,也懂牺牲。不论是画面还是这一感慨,都美。

图片 16

这情节安排是想让人夸日本人素质高吗?跪舔前一秒还在喊打喊杀的敌人都要排队,是有多做作!

      在影片之中,她是一个不善于拒绝别人,处处都把别人往好的一面想的人,就算面对青梅竹马不动明有些粗鲁的提醒,也会斥责他的无礼。

汤浅政明的迷幻风格和对情绪一针见血的表达,牛尾宪辅音乐的完美无瑕,剧情的不落俗套,人性主题剖析的深可见骨。

图片 17

大众对漫画改观不过数年,一部画面血腥色情、内核黑暗阴郁的作品横空出世,颠覆性地影响了日本动漫。它告诉日本动漫,尺度不应该限制表达。它开创了人类与异生物合体这一类型,许多现在堪称后世典范的作品(如《EVA》《寄生兽》),身上都能看到它的影子。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和漫画版的剧情比,美感与境界,高下立现。

原因可能有二。

漫画中,她是受恶魔合体战术所害的人类之一,暴露之后,她被关在实验室研究,之后不动明救了她。

这部漫画就是漫画鬼才永井豪创作的《恶魔人》。

不动明反驳:“我们不是恶魔,我们是拥有恶魔力量和人类的心的存在,是恶魔人!”

一群纵情享乐的人开的荒淫party,在鲜血的刺激下,恶魔出现了。

图片 21

所以,如果你还没看过漫画,建议去看一看,就冲永井豪超前的思想和审美。

图片 22

第三个,美树和美子。

而《恶魔人》中,被丧失理智的人肢解的对象,是女主。

《恶魔人》作为一部商业动画,极力渲染色情、暴力和人性丑恶的元素,并适当加些暖情戏码,删减些略显枯燥的严肃话题,无可厚非。

图片 23

本文由冠亚体育娱乐发布于动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哭泣的恶魔与神,致郁和18禁都不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