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想

作者: 动画资讯  发布:2019-09-19

 题记:
  你知道什么叫做灌篮吗?那就是用几乎要把篮框砸碎的力气把球砸进去,这是最能振奋士气的投篮。
   赤木晴子
  最近想起《灌篮高手》,想起那热血……,心里不由有些东西重新被搅动起来。那就用浑身的力气,把一些东西砸碎,让欢乐倾斜出来。

你知道什么叫做灌篮吗?那就是用几乎要把篮框砸碎的力气把球砸进去,这是最能振奋士气的投篮。

  先来梳理一下人马(括弧里为配音演员):

图片 1

  湘北
   教练:安西(于正昇)
   灵魂人物:樱木花道(于正昇)
  队员:赤木(胡大衛)、三井(胡大衛)、木暮、宮城、流川枫(官志宏)
   花絮:晴子(王中璇)、彩子(華珊)、洋平(于正昇)等

101集的《灌篮高手》,周末两天在家就被刷完了。

  陵南
   教练:田岡(官志宏)
   灵魂人物:仙道
   队员:鱼住、安田
   花絮:彥一(官志宏)

心里不由有些东西重新被搅动起来,那就用浑身的力气,把一些东西砸碎,让欢乐倾斜出来。

  翔阳
   教练:藤真健司(何志威)
   灵魂人物:藤真健司(何志威)
   队员:花形、长谷川

热血,理想,夏天,冲动,纯粹

  海南
   教练:
   灵魂人物:牧绅一
   队员:牧绅一
   花絮:清田信長(官志宏)

第一眼看到牧绅一,我感觉他就是一个标准的日本军曹。带领一支连续十七年称霸神奈川县的队伍,胜利不是荣誉,也不算负担,而是责任,更是习惯。他不断地训练自己,训练队友,训练一切可以训练的,目标简单而明确:胜利。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第一眼看到牧绅一,我感觉他就是一个标准的日本军曹。带领一支连续十七年称霸神奈川县的队伍,胜利不是荣誉,也不算负担,而是责任,更是习惯。他不断地训练自己,训练队友,训练一切可以训练的,目标简单而明确:胜利。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那么牧绅一身边是否还有一个牧绅一呢?清田信长?他也许是和樱木花道同样的臭屁的人,如果说不是更臭屁的话(其实这部戏里每个篮球手都有些臭屁),可是这种臭屁下的自信不如说是在臭屁下自我催眠(暴寒^_^)。但也正是这种自我催眠把他的潜能一点点挖掘出来,可他毕竟不是牧绅一,因为他没有那种领袖气质,那种先天就具有类似狂人啊,独裁者什么的领袖气质,那虽然可以独立享受什么,但更多的是必须承担什么的独行。
  海南之所以成为王者更多地并不是队员的天赋或者教练的运筹帷幄(其实陵南是这两方面做的更好的,山王之后的湘北,该无法与之抗衡了吧?要知道,本来他们就有仙道!),而是体制化的咄咄逼人,他们更多地象一支军队而不是球队,也源于此,这是所有球队中我最不喜欢的一只队伍,虽然能够一次次获胜,那,还是梦想的胜利吗?

那么牧绅一身边是否还有一个牧绅一呢?清田信长?他也许是和樱木花道同样的臭屁的人,如果说不是更臭屁的话(其实这部戏里每个篮球手都有些臭屁),可是这种臭屁下的自信不如说是在臭屁下自我催眠(暴寒^_^)。但也正是这种自我催眠把他的潜能一点点挖掘出来,可他毕竟不是牧绅一,因为他没有那种领袖气质,那种先天就具有类似狂人啊,独裁者什么的领袖气质,那虽然可以独立享受什么,但更多的是必须承担什么的独行。

  如同翔阳的藤真。
  藤真比较出彩的有两场比赛,其一是翔阳对湘北;其二是翔·陵对湘北。相对于其他人炫目的技术,他的威力在于融化,在于协调,在于使得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远远大于五。他的存在,会使事物发生质变,当然质变以前是什么呢?是量变,是花形和长谷川。
  翔阳是所谓的长人兵团,也就是体能更显于意志力的那种,但在碎了的镜片后面何尝没有花形坚韧的目光,在三井的压力下未尝不见长谷川那倔犟的背影。可惜就是这么一个队伍,有一个致命的地方,至少是我认为致命的地方:藤真永远知道自己要追赶什么(早期的流川也同样如此),可巅峰从来不是在追赶中崛起的,他没有意识到该停留下来等那些无意识的芝麻绿豆,所以他永远地在追,而追不到。

海南之所以成为王者更多地并不是队员的天赋或者教练的运筹帷幄(其实陵南是这两方面做的更好的,山王之后的湘北,该无法与之抗衡了吧?要知道,本来他们就有仙道!),而是体制化的咄咄逼人,他们更多地象一支军队而不是球队,也源于此,这是所有球队中我最不喜欢的一只队伍,虽然能够一次次获胜,那,还是梦想的胜利吗?

  接下来我的确要说两个教练。陵南的田岡和湘北的安西。也正是这两个人的存在,《灌蓝》后面才真正有资格加两个字:高手。
  湘北总让我想起白富士高中(《排球女将》),就像安西总让我想起那位老教练。同样有校园暴力,同样有社团,曾经在校园里的你我,从这一刻起,重新开始追女孩子,重新开始翘课,重新想让很多的事情重来一次。而安西这样的教练就是第一个温暖的理由。不过,相对于把篮球看作是“道”的安西,其实另一个教练则更像动物版凶猛,或者像那凶猛的动物:陵南田岗。

如同翔阳的藤真。

  如果说陵南对海南还是仙道和牧绅一的对决,那么安西因病缺席之后,陵南和湘北的比赛就是田岗的个人秀了,而且还是一场差一点就成功的个人秀。
  出于剧情的考虑,海南终于还是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现,于是湘北和陵南之争就成了生死之战(很多高三的老大不想留级的话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在湘北开场就火力大开的情况下,田岡茂一透过满场的大汗里尖锐地把湘北繁花下的残花败柳一根根地剔出来:三井的体力、犯规太多、上台面的队员太少、昏招坚持不懈的樱木花道……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安西教练因病缺席。他通过他职业生涯下熬炼出的敏感,象一个猎人一样发现了所有的破绽,反过来对自己手里的每一张牌:用提前下场煎熬鱼住,用樱木花道的出色逼迫福田,更在最恰当的时刻打出了他最强的王牌——仙道。就像两个掰腕子的高手一样,不论深陷什么样的僵局,一寸一寸地就这么力挽狂澜。
  这里插叙一下我觉得在整个井上世界最强的人(当然是动漫版):仙道。很多人也许会想起流川枫,但他和仙道的区别恰似樊哙之于韩信,前者再怎么最多是一名猛将,而仙道则能引领全军,甚至引领一个时代。仙道首先是仙,如闲云野鹤,不为形拘,他平时不过是一杆钓往碧波万顷;哪怕上场的时候也是懒洋洋地把衣服塞进裤脚。但是千万不能让他拿到篮球。
  拿到篮球的仙道就像一刀在手的剑心,他可以是牧绅一那样的全球攻击中心,他也可以是藤真那样的协调枢纽,他能象阿神那样投三分球,也能象赤木那样盖火锅,甚至象樱木花道那样抢篮板,当然,最关键的是他可以象自己那样,象仙道那样让对手闻风丧胆。然后,胜败不过是下一次钓鱼时的一个回眸。在所有臭屁的篮球手中,他是唯一一个只在赛场上对胜败耿耿于怀的男人,就像那个抱着大波妹过河的和尚,过了河,放下就是。有如《白面包龙兴》里蔡少芬所说:他不是很臭啦。
  那么在这样厉害的田岡和仙道面前,为什么湘北还能取胜呢?这同样就是我刚才所说翔阳的那个致命缺陷。

藤真比较出彩的有两场比赛,其一是翔阳对湘北;其二是翔·陵对湘北。相对于其他人炫目的技术,他的威力在于融化,在于协调,在于使得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远远大于五。他的存在,会使事物发生质变,当然质变以前是什么呢?是量变,是花形和长谷川。

  湘北有两个人,一个是安西,一个是樱木花道(在中文音轨里,奇妙的是同一个人为他们配的音^_^)
  前者与其说是技术上的巨匠(这点田岡总会后来居上的),不如说有巨大的精神感召力:譬如当年田岡一心要招致麾下的三井和宫城都是为了他才投奔湘北的(虽然后者后来是为了彩子,谁叫彩子的肚子怎么都比安西的漂亮吧?)他要篮球队打开里面早已血肉横飞的篮球馆,他要湘北在全国大赛前夕面对可能导致队伍信心全毁的翔·陵联队(虽然这种用两个公司的精英去训练另外一个公司的做法实在太浪漫了),缓慢的“呵呵”下面是缓慢的信心,不疾不徐,却象一把不断旋转的螺丝凿。

翔阳是所谓的长人兵团,也就是体能更显于意志力的那种,但在碎了的镜片后面何尝没有花形坚韧的目光,在三井的压力下未尝不见长谷川那倔犟的背影。可惜就是这么一个队伍,有一个致命的地方,至少是我认为致命的地方:藤真永远知道自己要追赶什么(早期的流川也同样如此),可巅峰从来不是在追赶中崛起的,他没有意识到该停留下来等那些无意识的芝麻绿豆,所以他永远地在追,而追不到。

  不过,今年的湘北关键还是有了樱木花道。年轻人的可怕本就是意外,而樱木就是这种不折不扣的意外。
  这也是翔·陵乃至最后的联队都最缺少的东西,那个我认为他们最致命的地方:他们没有樱木花道这样的天才。搞怪的天才。
  曾经看过一个专访,问NBA的人为什么要用那么嚣张和繁复的投篮技巧,答曰:这样能够点燃观众和队员本身的激情,而激情,有时甚至意味着一切。那种近似杂耍一样的投篮和分球是令人恐惧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樱木花道的厉害往往有这么两句台词:
   他为什么会在那里?他为什么能够做到?
  哪里来那么多为什么,这个用一碗面的力气就摆平三个高三黑道的家伙,他那近似无穷的体力和近似“无耻”的精神力象水一样无形,象火一样无声。水火相逼之下,正常的强队翔阳、陵南不正常地输得淅沥哗啦也正常啦:)

接下来我的确要说两个教练。陵南的田岡和湘北的安西。也正是这两个人的存在,《灌蓝》后面才真正有资格加两个字:高手。

  不过,打碎的篮框背后究竟有什么呢?热血。

湘北总让我想起白富士高中(《排球女将》),就像安西总让我想起那位老教练。同样有校园暴力,同样有社团,曾经在校园里的你我,从这一刻起,重新开始追女孩子,重新开始翘课,重新想让很多的事情重来一次。而安西这样的教练就是第一个温暖的理由。不过,相对于把篮球看作是“道”的安西,其实另一个教练则更像动物版凶猛,或者像那凶猛的动物:陵南田岗。

  《灌蓝高手》前后大小战役,最后唯有山王一战。一战之后,不可战胜的山王被湘北打败,湘北也由于拼得过狠最终没有全国制霸。
  只说两个人,一个是全场八个三分的三井,一个是背部受到严重撞击并最终结束篮球生命的樱木。

图片 2

  三井第一次出场是要毁灭篮球,也就是要通过砸馆造成湘北篮球队解散。他由于是那么热爱篮球,所以知道如何能够侮辱篮球到点子上:譬如吐痰到篮球上面,譬如反复殴打队员希望陷害对方到欧斗的地步,是那么得张牙舞爪,但最后,当看见那个曾在国中期间就鼓励自己不要放弃的安西教练,樱木的铁拳都无法摧毁的三井跪了下来,血和泪水一起冲刷着那倔强着苏醒的过往:我要打篮球!
  三井由于参加黑道的关系,一直有体力不支的隐患,哪怕是面对翔阳他也有摔倒在球场上的下场,不过在下场之前,他的每一分力气都会用在投射三分上面,一个,再一个,再一个!再一个!除非每一块肌肉都被榨干了力量,除非每一滴血都已经被燃烧过:“河田是河田,赤木是赤木.我是谁...说出来听听,我到底是谁...?把我的名字说出来吧,我到底是谁?!.......对,我是三井寿,无药可救的男人!”
   无论如何,我空有热血,但热血就是我的全部。

如果说陵南对海南还是仙道和牧绅一的对决,那么安西因病缺席之后,陵南和湘北的比赛就是田岗的个人秀了,而且还是一场差一点就成功的个人秀。

  樱木加入篮球的目的非常单纯(这个人难道会有复杂思维的功能吗^_^),为了博得同样喜欢篮球的晴子。可是当柔道男拿着晴子照片蛊惑的时候,他一扬衣襟:我要打篮球!篮球之于他,等于他樱木为樱木的一个标志,哪怕千人万人,你不会忽视他,你不会忘记他,你会看到他,甚至只看到他。当他气喘吁吁地浑身是汗,当刺骨的疼痛折磨着他的时候:难道,这就是我的比赛吗?!:“而我呢.......就是现在了!”篮球对于他是什么,是滚烫滚烫的热血,只是热血,他燃烧已经不是为了任何人,甚至不是为了自己,因为热血一旦沸腾起来,不烧干,不熬干,是不会停下来的。

出于剧情的考虑,海南终于还是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现,于是湘北和陵南之争就成了生死之战(很多高三的老大不想留级的话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在湘北开场就火力大开的情况下,田岡茂一透过满场的大汗里尖锐地把湘北繁花下的残花败柳一根根地剔出来:三井的体力、犯规太多、上台面的队员太少、昏招坚持不懈的樱木花道……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安西教练因病缺席。他通过他职业生涯下熬炼出的敏感,象一个猎人一样发现了所有的破绽,反过来对自己手里的每一张牌:用提前下场煎熬鱼住,用樱木花道的出色逼迫福田,更在最恰当的时刻打出了他最强的王牌——仙道。就像两个掰腕子的高手一样,不论深陷什么样的僵局,一寸一寸地就这么力挽狂澜。

  体育的目的是什么?是让你知道,你认为你不能的,你认为你能的,只要你燃烧了自己的热血,只要你真正知道自己燃烧,就会有那一刻的璀璨,就会有那一刻的灼目,哪怕没有掌声,哪怕没有锦标,哪怕你粉身碎骨,魂神俱灭。

这里插叙一下我觉得在整个井上世界最强的人(当然是动漫版):仙道。很多人也许会想起流川枫,但他和仙道的区别恰似樊哙之于韩信,前者再怎么最多是一名猛将,而仙道则能引领全军,甚至引领一个时代。仙道首先是仙,如闲云野鹤,不为形拘,他平时不过是一杆钓往碧波万顷;哪怕上场的时候也是懒洋洋地把衣服塞进裤脚。但是千万不能让他拿到篮球。

  所以当只要有热血,足以代表一切!代表相信热血的人所相信的一切!

拿到篮球的仙道就像一刀在手的剑心,他可以是牧绅一那样的全球攻击中心,他也可以是藤真那样的协调枢纽,他能象阿神那样投三分球,也能象赤木那样盖火锅,甚至象樱木花道那样抢篮板,当然,最关键的是他可以象自己那样,象仙道那样让对手闻风丧胆。然后,胜败不过是下一次钓鱼时的一个回眸。在所有臭屁的篮球手中,他是唯一一个只在赛场上对胜败耿耿于怀的男人,就像那个抱着大波妹过河的和尚,过了河,放下就是。有如《白面包龙兴》里蔡少芬所说:他不是很臭啦。

  是为灌篮:我的梦想,我只想能坚持我的梦想!

那么在这样厉害的田岡和仙道面前,为什么湘北还能取胜呢?这同样就是我刚才所说翔阳的那个致命缺陷。

本文由冠亚体育娱乐发布于动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梦想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